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校友之家» 校友动态

83届校友、中国中纺集团公司总裁赵博雅 作者:紫丁

 

 

寻找金羊毛赵博雅,1955年生于北京。2003年,对他是一个值得回味的年头:20年前的1983年,28岁的他从北京外贸学院分院法语专业毕业被分配到中纺公司工作,10年前的1993年,38岁的他被提拔为这家大型外贸企业的副总裁,5年前的1998年,43岁的他升任总裁。

 

一、从外院附中的法语学生,到食堂

    炊事员,再到贸院分院大学生——

  “金羊毛”的得而复失和失而复得

赵博雅,谦和、风趣,讲话极富感染力,初次见面不会想到他竟是赫赫有名的中纺总公司的老总。

2003癸未年是赵博雅的本命年,他属羊。羊在中国文化中象征着吉祥;羊毛,一种高档的纯天然纺织原料,还使人联想到那个古希腊传说《金羊毛的故事》,它有点像中国小说《西游记》,“金羊毛”类似于中国人敬仰的唐僧师徒历尽艰难险阻求取的真经,故事说:“传说在离希腊很远很远的黑海岸边,有个地方叫科尔喀斯(今高加索地区),那里有一件稀世之宝——金羊毛。多少英雄豪杰为了得到它而踏上了艰险的路程,但他们没有一个能成功,很多人甚至连宝物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倒在漫长的征途中了。尽管如此,依然有人不甘心,英雄伊阿宋就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赵博雅从小学开始学法语——法语使人想到法国时装那精制典雅的设计,对比中国服装业的相对落后,他和中纺人正尝试着打造自己的时装品牌——小学三年级,他被选入北京外国语学院附属外国语学校学习法语,少年时代九年的训练使他打下了法语的“童子功”,这家学校的几位校友目前正活跃在我国的外交舞台上,但因为“文革”使当年从这里毕业的学生们都暂时搁置了曾有过的外交梦,他也是其中的一个。

1971年,他被分配到清华大学食堂当了一名炊事员,1976年,他当选为校团委副书记。1978年,耽误了十年的优秀青年们都在抓住最后的机会准备考大学的时候,他却还在忙工作。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才于考试前两周开始复习。成绩自然是马马虎虎,但由于北京市兴办大学分校,他幸运地被录取了,成为北京外贸学院分院法语专业的一名大学生。他有一定的法语基础,学习相对轻松。在校期间他还选修了英语。他感谢外贸学院为他奠定了系统的知识基础,对教过他的老师们,如戴明沛、黄美波等,更是难以忘怀。

他们这届分校学生入校时间比同届学生要晚几个月,毕业也同样晚些。1983年年中他毕业,成为中国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的一员,任总经理办公室业务员。

天性幽默的赵博雅用诙谐口吻小结了他的几次提升:“1986年,可能因为我的办公室与人事部对门又经常为公司领导当翻译,领导们想:这小伙子挺结实,就让他到西藏挂职锻炼吧,我于是被提为副处长;1993年时,国务院有过一个设想,将原纺织部的十几个单位与中纺合并,公司的司局级职数可以多设2个,领导上为了培养年轻干部,提拔了我,于是我就搭上了顺风车;1998年,当时的中纺总裁赴美国任职,位置空了出来,我被补了上去……”总之一句话,他说自己很幸运,似乎“金羊毛”总是在向他招手,但从心里讲,在每一个幸运面前,他都不那么自信,只是这些幸运又都逼着他自觉不自觉地努力学习,他希望自己从不称职变得基本称职。

调侃的轻松,反映的只是他乐天派的性格,或是“法式”幽默,而20年的奋斗,其中的曲折、挫折和有时的无奈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一言难尽。

 

二、二十年事业历程——寻找“金羊毛”

  一直是他的理想,而要找到真“金”,

传统的专业外贸公司就要先放下高贵

身份,就要扎扎实实地从“土”做起

赵博雅大学毕业后的20年,外贸企业经历了体制改革、经营条件环境的变化等一系列巨变,单从一些词汇——如“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国有”和“私有”——的从贬义到褒义就可以看出其脉络。在这巨变中,如果每天不是在迎接新的挑战中度过很快就会落伍,更不要说担负起企业领导者的责任。在这一改革的大背景下,作为国有大型专业外贸公司的老总,他要考虑的已经不是简单地组织出口创汇的问题,而是如何不被市场竞争淘汰出局,而且要努力成为行业排头兵,如何调整企业经营结构、在行业的进与退等诸多因素之间进行选择,如何在产业链的上下游之间和产业方向之间相互融合,在考虑公司现有的经营基础与创造发展的新能力之间反复权衡,在改革已经不适应市场环境的管理方式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问题上,反复尝试……而这一切的目的是尽快形成公司新的综合竞争优势。作为走过五十多年历史的传统大型外贸企业,他的担子很沉重。

他不同意把自己称为“企业家”,他说:中纺正在从计划经济下的经济组织向着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企业的转变。他说:过去意义的“外贸企业”是中国在那个时代的必然,但其生存环境已经大变了,和其他大中型国企一样,中纺也在变,但是由于各种因素的作用,这个转变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完结前,产生企业家是困难的,尤其是我,更不能称为企业家。因此,他说:我现在不过是一个“国有企业负责人”罢了。

他说,我们正经历着一个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过渡期,在这个特殊阶段,我们这一代国有企业领导者将会一直处于不稳定之中,因此对企业领导者的一个要求就是开创性,而开创又与风险并行,这就要求当今的国有企业领导者特别需要一种意志力和一点奉献精神。

正是这种开创性和风险性,特别是组织上和同事们的信任,以及一种责任感,使他一直保持着一种做企业的冲动。他要求公司中层干部也要有这种冲动,因为这是企业发展规律的要求,你必须不停地向前跑。

他说:中国与欧美间的纺织品贸易很大,而我们现在出口更多的是加工贸易,实际是劳动力出口,最有价值的一环——品牌设计和销售组织是在中国以外,加上我们的面料档次不高,使我们在整个国际纺织贸易中处于从属地位,价值创造十分有限。要使中国从纺织品的出口大国发展成为出口强国,我们要走的路很长。我所讲的“做强”,是立足于对整个国家纺织业发展全局的贡献上的,是立足于行业领先的,也就是说,中纺不能盲目做大,而是首先做强,强中求大,走出一条适合中纺发展的路子,使中纺拥有的国有资产能够增值。同时尽可能地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中,发挥中纺对社会资本的带动作用。

外贸改革冲击着企业,赵博雅与中纺人的思想也经历了行业大变动的冲击。他说:中纺人经历了从过去的行业带头人、管理者,从“贵族”落到地下,变成“平民”,开始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地营造真正意义的现代企业的心灵震荡。这也是外贸行业大变动的一个写照。当年业务员的“风光”,当年一说是“中纺的”甚至“省纺的”,走到哪个纺织厂都被当首长对待的优越感,如今已经成为历史,但如今外贸人的心灵变得更踏实了。

 

三、五年发展战略——去寻找把中纺做强做大、

  再度辉煌的“金羊毛”;金,就是纺织产品

 的含金量,就是纺织工业与贸易这个价值

 链上更高的附加值;金,就是一个好的机

 制,博雅与中纺人要用这“金羊毛”纺织

   出中国大企业的精彩

在中国很著名的法国服装品牌“皮尔·卡丹”正是由中纺引进的,但当时的中纺还只是行业管理者。而如今的中纺真是想打造一个自己的名牌,或采取从欧美收购知名度高的品牌的方式进行嫁接,这也是中纺近五年(2002年至2006年)战略规划中的一个内容。

应该说,比产品结构变化更艰难的是企业机制的建立。他说:如果说再造一个中纺显然有些狂妄,我一直认为中纺到目前为止还不是一个成熟企业;因此我的想法是利用五年时间为公司打造一个好的发展基础,因为我们缺的东西很多。即使是创立一个新企业也需要母公司提供管理的能力支持,有了这种能力支持,出资控制一些成形的、业绩较好的公司也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中纺在行业中信誉度高,有不少国内外企业愿意与之合作,但对中纺来说在挑选目标企业时,往往是远看好,近看却不行,因此我们比较慎重。

围绕着五年战略,还有诸多深层次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人的问题。他主张每个人都要加强学习,他也鼓励下属们去继续深造。他说自己到目前为止,主要还是土八路式的学习,向战争学习战争,向实践学习,向周围的人学习。比如在商品学上,他向下属公司学习,在财会上,他向财会人员请教,他不在意这样做会有失老总身份。当然这些年他也参加了不少层次很高的研讨、短训学习,对先进的企业管理理论有了近距离的接触,有心得,有运用,但却不系统。

他说:我觉得外贸人才应该是复合型人才,而我们在学校学习的东西总是有限的。就我在过去学习的大学课程讲,确为自己打下了一个基础,但随着企业的发展、环境的变化,企业需要更多的受过现代企业管理系统教育的人,这也逼着自己要加强新知识的学习。这些年来,公司的改革发展大多是靠抓学习来带动的。如中纺战略发展规划的制定与实施,就是从公司的一次学习研讨开始的。在这次学习中,公司的四位领导分别授课,组织大家围绕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虽然大家的认识不够一致,但是会议提出的“整体思考、系统设计”公司发展的思路,以及在此基础上,引进战略咨询公司协助公司制定出发展战略,为公司发展起到了定方向的作用。目前,中纺正是在组织战略实施中,重新配置资源,调整业务结构,坚持加快内涵增长与外延发展并重的方针,使公司的改革与发展开始形成新局面。

从赵博雅的叙述中,可以了解到2003年对中纺来说又是一个丰收年,这是幸运之神在他本命年结束之前送上的又一份礼物吧。他对中纺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他的信心来源于中纺多年形成的经营基础,来源于国民经济快速健康发展为中纺提供的良好发展环境,来源于广大中纺干部员工对公司发展目标的认同。在中纺的事业实现再度辉煌之时,谈吐轻松诙谐的赵博雅总裁也许会再次戏说,幸运之神是如何眷顾中纺,眷顾那些奋斗着、不懈奋斗着的人们的。

  

  作者介绍:丁激中,笔名紫丁,著有《李强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夺冠之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2年),《他们从这里走向世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6年)等书,副编审,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