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校友之家» 校友动态

成才不忘母校恩留传精神励后人——记“让榜样更有力量”校友讲坛之马述宽专场

几十年来风雨历,几十载间心不移,艰苦奋斗终成绩,母校恩情心永记。

    10月19日18点30分,由校友总会、校团委和共同主办的“让榜样更有力量”校友讲坛之马述宽专场在诚信三层国际会议厅隆重举行。此次活动的承办获得了学校领导的大力支持,校友总会秘书长叶文楼、校友总会副秘书长苏隆中、校团委副书记裴秋蕊、院长杨言洪、分党委书记刘金兰、分党委副书记田文泉出席了此次校友讲坛。外语学院外语学院外语学院外语学院

    在一段简短的视频过后,此次校友论坛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拉开了序幕。通过主持人的介绍,同学们了解了马述宽少将的生平经历,走进了这位戎马半生的校友。马述宽少将是辽宁省东港市人,1968年从我校日语专业毕业后入伍。1995年7月被授予少将军衔。现任中国将军书画院副院长、北京军区老干部大学副校长。

 



    接着,在同学们的热烈的掌声中,马述宽校友走上讲台,发表演讲。他首先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感谢经贸大学的教育之恩,感谢共产党的培育之恩。接着,马述宽校友用自己的经历向大家谈了几点体会。“走出家门,踏入校门,最后步入部队机关门。”马述宽校友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自己所走过的生涯。在讲话中,他启示同学们,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就必须坚定地走自己认准的道路,善于将理论知识与实践相结合,勤奋努力,不懈不馁。听了马述宽校友的此番讲话,同学们受益匪浅。接着,马述宽校友表达了对在校同学的殷切期望和真心祝愿,他希望同学们能够恪守“博学、诚信、求索、笃行”的校训,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积极进取,夺取新的辉煌。他热情洋溢的讲话给了同学们极大的触动,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演讲结束后,同学们积极地向马述宽校友提出问题。马述宽校友就自己在篆刻艺术中的领悟、在经贸大学学习期间的感受等几个方面热情地给予了回答。在场观众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

 

 

    最后,马述宽校友庄严地在为建校60周年而精心制作的校讲坛纪念画轴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对母校建校60周年的祝福。这一纸画轴,承载的,是校友们对母校深沉的爱恋;留下的,是校友们无穷的榜样的力量。相信纵使时光飞逝,校友们的爱校真情永远不会改变,校友们榜样的精神永远不会消减。


 

 


 

    报告会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这次发人深省的报告会让同学们接受了一次精神的洗礼,感受到了榜样的力量。相信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大家都会传承和发扬马述宽校友艰苦奋斗、不屈不挠的精神,在未来的人生路上不断奋斗,不断前进!

  

附:采访稿

    在讲座开始之前,信息新闻部的两位记者就惠园的变化、选择从军的原因等问题对马述宽校友进行了采访。采访中,马述宽校友褪去了军人的严厉,以一位慈祥的学长的身份,为后辈传授经验,解答疑惑,令我们倍感亲切。从他的回答中,我们看到了他对贸大的深厚感情以及对我们贸大学子的殷切期望。 外语学院

 

采访内容:

1、问:您是68年毕业的,自从01年接受学校的一次采访后,到现在时隔九年,您再次回到惠园,有些什么感受呢?以及对学校气氛、贸大学子的印象如何呢?

答:国家现代化突飞猛进的发展,我们贸大也跟着发展。刚开始咱们学校是由北京外贸学院和金融学院合并,最后成为对外经贸大学。在北京对外贸易大学期间,校址与现在相比有天壤之别。94年的校庆和50年的校庆我都来了,贸大的发展也是突飞猛进。特别是我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94年新确定的校训:博学、诚信、求索、笃行,已经在我们贸大得到全面的贯彻落实。随着八字校训的贯彻落实,我们的学子不仅走遍全中国,也走遍了全天下。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特别是对外贸易的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可以说我们桃李满天下。这既是我们贸大的光荣,也是我们国家的光荣。我作为贸大的一个老校友,也感到格外的高兴。所以今天晚上能来到这里,和大家一起交流思想、增进友谊、坚定信心、继往开来,我想意义会更重大。你们年轻一代新校友一定会有更大的作为,只要你们热爱祖国,我相信未来是属于你们的,你们的未来会更加灿烂辉煌。

 

2、问:我们知道您在学校的时候表现也很出色,为什么您没有找一份与日语或者与经贸有关的工作,而是选择从军入伍了呢?

答:我家在东北,小时候当地学日语、俄语的人很多。现在老一辈,特别是农民,上过学的都会说句日本话,所以我对外语非常感兴趣。那么为什么一个对外贸易学院的学外语的学生,最后到了军营呢?当时的口号是:“东西南北中,一切听从党调动”、“共产党员是块砖,任凭党来搬”。毕业时总政治部需要一个学日语的、一个学英语的学生,军代表就动员我说“愿不愿意去?”从此也实现了我当兵的愿望。既然我们贸大毕业的学生能成为外贸专家、金融专家,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在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岗位上,同样做一个合格的军人呢。本着这样的想法,当时我毅然决然地来到部队,一干就是36年。